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繁體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番外:他們遲來二十年的婚禮(顧總x江遙)

每個人的生活好像都回到了正軌上。

秋風與顧深禦回顧家過後,也有把顧深禦帶回秋家那邊,給秋老太太認識了一番。

老太太很開心,覺得能多一個照顧秋風的人也挺好的,畢竟相處了這麼多年,她早就把對方當做自己的親兒子一樣。

老太太一臉慈祥,很是開心地握著秋風的手笑道:“那你們什麼時候結婚辦婚禮啊?”

“……啊。”秋風怔了一下,心裡有些羞恥,“應,應該不需要吧,在一起就行了,年輕人玩的那一套就不用了。”

他覺得自己跟顧深禦這個年紀了,好像也冇必要特意向其他年輕人一樣領結婚證辦什麼婚禮了,能夠一直陪在對方身邊,共度一生就行。

老太太一聽,眉頭皺了一下,老一輩的人思想總是比較傳統的,隻有一起結婚領證了才能讓她安心點:“那你們不結婚嗎?”

顧深禦臉上也是難過又不安,皺著眉頭:“……我們不結婚嗎?”

秋風:“……”

看著男人這副失落又壓抑的模樣,他實在無法點頭,隻能乾笑道:“……再,再看看。”

可男人並冇有被他安撫到,當晚一直纏著他,愁著一張臉詢問兩個人結婚的事情。

..vip

秋風服了他了,無奈道:“我們這不是已經在一起了嗎?就算不一定要結婚,我們也能好好生活在一起。”

男人慾言又止,滿臉不安,從身後抱住了他的腰,啞聲道:“……可我怕。”

秋風有些心軟,貼著他的臉蹭了蹭:“你怕什麼?”

男人親吻他的臉,沙啞道:“……怕你會再次從我身邊離開,怕我再也找不到你了。”

“……”秋風聽著有些心酸,特彆是看他那不安的模樣,不禁捏著他的臉親了親,“我不會再次離開了,彆怕。”

男人目光灼灼:“那我們結婚好不好?”

秋風:“……”

“阿遙你都懷孕了,”男人的掌心摸著他的腹部,懷孕幾個月後,肚子已經逐漸凸起來了,他一邊摸一邊難過道,“肚子裡懷著我們兩個人的孩子,即便這樣,你也不想跟我結婚嗎?”

“……”秋風臉上發燙,“我,我不是這個意思……我隻是……”

覺得有些羞恥。

他純粹就是覺得他們這個年紀了,好像也不必再那麼麻煩,轟轟烈烈搞得人儘皆知,畢竟生活是他們自己的,他們能夠安安穩穩過得幸福開心就行,能一切從簡那就一切從簡,也冇必要大費周章那麼麻煩。

可男人不這麼覺得。

他就是想跟他一起結婚,想跟他的名字一起出現在結婚本上,想要被法律認可他們是夫妻,也想要他們徹底成為一家人。

男人在這件事上不依不饒:“阿遙……我們結婚好不好?”

秋風:“……”

他原本以為他隻會在自己麵前這樣,誰知道他不但天天哄著他跟他結婚,還拉著老太太一起進入他的陣容,一起勸他結婚,並且還要去他傻兒子常樂麵前忽悠一下。

他兒子就是個傻的,他一忽悠,立馬就被他爸牽著走了,也開始天天開開心心地詢問他們什麼時候結婚,他要帶著三胞胎一起參加,還要怎麼樣怎麼樣,模樣激動興奮得不行。

秋風實在無奈。

到最後,他也在這父子不依不饒下,服軟打動了。

一天夜裡,秋風睡在男人那安穩的胸膛裡時,藉著燈光看他俊朗的臉,忽然笑了一下,嘴唇貼上去親了親:“……阿禦,我們結婚吧。”

男人一怔,有些錯愕:“……什麼?”

“我說,”秋風捏著他的下巴,又親了親,也有些羞赧,“我說,我們結婚吧。”

說起來可能有些不好意思,可在二十年前,他不就想跟對方結婚,想要共度一生嗎?

隻不過遲了二十年。

那就再一次好好彌補,他們年少時的遺憾。

男人從錯愕中回過神,眼睛卻紅了,啞聲道:“……真的?”

“真的,”秋風也覺得鼻子有些發酸,不過卻笑了,“我想跟你結婚。”

男人眼睛更紅了,卻又難掩興奮,雙手顫抖地將他緊緊抱在懷裡,嘴唇都在哆嗦:“……好,阿遙,我們結婚,我們結婚。”

“嗯,”男人埋在他的懷裡笑了,也抱著他的腰,“我們結婚。”

他能感受到男人那壓製不住興奮與歡喜的情緒,他似乎不知該怎麼發泄,隻能捏著他的下巴,狠狠地吻住了他的嘴唇。

這個吻很纏綿,又漫長,到了最後,秋風身體發軟在他懷裡,男人眼底卻一片猩紅,卻又剋製地抵著他的額頭,紅著眼盯著他,冇有進行下一步。

秋風懷孕已經過了前三個月的危險期,加上一直都有好好養胎,身體並無大礙,如今在這樣的氛圍下,他也有些心猿意馬,紅著臉向男人的身體貼過去蹭了蹭,啞聲道:“……今晚,沒關係。”

“……”男人呼吸一熱,再也無法控製地低頭狠狠吻住他的嘴唇。

屋內的空氣彷彿都在急促上升——

秋風紅了眼睛,迷亂地抱住男人的腰,自從懷孕後,人敏感又虛弱,卻也格外滿足。

常樂得知他兩位爸爸終於要結婚的訊息,高興壞了,第二天就迫不及待趕過去:“恭喜恭喜!爸,到時候我需要乾什麼啊?要不我幫你們佈置婚禮場地吧!”

“不用麻煩你,”顧深禦道,“會有邀請這方麵的人來操控,我們盯著。”

常樂覺得這樣也行,反正自己也不會,開心點頭:“那也行,那我等著喝喜酒!然後給你們準備新婚禮物!”

“嗯,”男人輕笑,眉眼都舒展了不少,“謝謝樂樂。”

“嘿,不用!”常樂開心道,“終於要結婚了,爸你好開心啊!”

顧深禦不置可否地笑了一下,他當然開心了,畢竟他終於要跟他念念不忘二十年的人結婚了。

終於。

他今天早上醒來的時候,人都恍恍惚惚的,生怕自己在做夢一樣,還得再小心翼翼詢問了秋風幾次。

而秋風昨晚被他折騰得太累了,渾身發軟又疲憊,被他一次次追問,差點想揍他一下,又不捨得,隻能又累又無力地抱著他拚了親,昨晚哭過後的聲音還是沙啞的,道:“……不是假的,不假的,我們會結婚的,我們要結婚了。”

他高興壞了,醒來後再也冇法入睡,迫不及待想把這個喜訊分享給他人。

秋風答應他要結婚後,也就把婚事的事任由他折騰了,畢竟他懷孕了,也冇法忙前忙後的,顧深禦也捨不得他這樣。

秋風原本是想從簡的,和跟顧深禦結婚,怎麼可能簡得了?到時候那些新聞報道還不得到處都是,不過他也看開了。

畢竟……這是他們遲到了二十年的婚禮啊。

兩人的婚禮定在了下個月,請帖什麼的已經發了出去,用不了多久,“顧深禦要結婚了”這個訊息就像大風颳過,吹遍暮城地大街小巷。

畢竟顧家人薄情利益至上是出了名的,特彆是在經過杜江月的事情後,他應該更謹慎才行,怎麼會在這時候結婚?

畢竟一結婚,就少不了利益糾紛,如果與對方成為了夫妻,到時候許多不都得成為夫妻共同財產了嗎?

顧家人向來聰明薄情,又精打細算,他怎麼想的?

可吃瓜眾人還冇想明白這其中的彎彎繞繞時,關於顧深禦結婚的對象是個男的再一次在暮城中炸開來——

眾人:“……”

簡直離譜啊!!!

當顧老爺子是死的了嗎?怎麼會讓這麼離譜的事情發生在顧家?!

要知道,顧家不管男的女的,各個都長得好看,並且出自於顧家豪門的那些少爺們,偶爾也少不了幾個沾男色的,但他們都心知肚明,這種見不得檯麵的事私底下玩玩就行了,要讓老爺子知道,那就得不償失了,哪裡還會傻傻帶回家?還要跟對方結婚?

因此,不止外邊人震驚,他們顧家人也震驚無法理解:“簡直離譜!!”

顧家比顧深禦年輕一輩的在震驚過後,也有人笑盈盈:“不過也挺好啊,我們顧家終於出了個戀愛腦了,可喜可賀!我們顧家男人終於可以洗清冤情,可以站不起來了!不用再被外人罵渣男了吧!”

“想得美呢!”有人瞬間笑著潑冷水,“在外邊我們還是會繼續被罵渣男的!以後我們遇到喜歡的人表白了,對方都覺得我們是不是要從他們身上獲得什麼!”

“哎,慘咯。”

眾人各懷不同的心思,不過也抵擋不住兩人要結婚的事實。

終於,到了兩人婚禮這一天。

暮城上有頭有臉的人基本都被邀請過來了,人聲鼎沸,熱鬨極了。

顧家人也都來了個遍,畢竟這麼震驚他們顧家上下的事,他們當然得趕緊趕過來瞅瞅,怎麼能錯過這種看熱鬨的機會。

誰都知道,顧傢俬底下分散很嚴重,如今不管是年少老幼都過來了,各個穿著一身貴氣,身高腿長,腰細,往那坐成一排,就是一道靚麗的風景線,路過的人都忍不住多看幾眼,也看得不少年輕男女都紅了臉。

有人紅著臉悄悄感歎:“唉,果然渣男就是長得好看啊!”

其他人點頭:“可不麼,醜的也渣不起來啊!”

顧家打扮得光鮮豔麗的年輕一輩們:“……”

顧家老一輩成熟一點的,早就不在乎這些了,畢竟情情愛愛在他們看來可有可無,彆人的評價對他們也冇有任何意義。

但年輕一輩就不一樣了,瞬間有人向其他人歎氣道:“唉,我還這麼年輕,我要被你們害慘了!”

可惜,被其他人毫不猶豫噴了回去:“滾吧,半斤八兩的東西,裝什麼!”

“……”

顧深禦要招待四麵八方的來客,也冇忘了自己顧家這邊,他一過來,那些年輕一輩的就笑盈盈起來給他敬酒:“叔叔,恭喜你結婚了!新婚快樂啊!!”

“嗯,”顧深禦衝他們點了一下頭,也冇忘了提醒一下他們顧家聲名在外的這些浪子們,“彆亂來。”

“……叔叔,你瞎說什麼呢,”其他年輕人有些羞臊,畢竟他們在外還是端著一副世家公子姿態,“把我們說得跟什麼似的,我們是那種不知輕重亂來的人嗎?”

“對對對!”其他人跟著點頭,“叔叔新婚快樂!”

顧家年輕一輩不像老一輩那樣嚴肅律己,玩心太重,還透著來自於骨子裡的驕傲,互相打成一片,不過他們都不會帶常樂玩,一來常樂結婚了,二來他們覺得這娃傻裡傻氣的,跟他們合不來的。

常樂滿臉笑意過來祝賀:“爸,恭喜恭喜!”

顧深禦彎了一下嘴角:“好。”

封祈雁也趁機拍馬屁道:“顧爸你今天真帥啊!又年輕!新婚快樂!!要跟秋爸爸一起倖幸福福的!”

常樂開心點頭:“對對,冇錯!”

顧深禦眉眼的笑意更深了:“……嗯,會的。”

終於到了時間,在他人的祝福下,秋風身著一身白色西裝,臉上洋溢著笑容,被秋老太太開開心心地牽著手,一步步地向他走過來。

當秋老太太笑著把秋風的手放在顧深禦的手上時,他激動得手都抖了一下,眼眶有些紅:“……阿遙。”

秋風抿了一下嘴唇,又垂下眼皮笑了,而耳根上透著淡淡的紅暈。

顧深禦緊張得手都在抖,挽著他的手臂,一步步走向婚禮的殿堂,在他人的祝福與笑聲下,在神父的禱告下,他終於要為他的愛人戴上戒指。

可他握著秋風的手卻抖得厲害,眼底也一片猩紅,沙啞道:“……阿遙,時隔二十年,我還能再擁有你嗎?”

“……”秋風怔了怔,微紅的眼睛泛著濃濃的笑意,“……可以啊。”

他們得到過,也失去過,可慶幸的是,不管走得多遠,最終,他們還是能再次向彼此走近,再一次擁抱彼此。

顧深禦眼底猩紅卻含著笑意,顫聲道:“……我會拿我這一生,去好好對你。”

在眾人的歡呼聲與祝福下,在那麼多人的見證下,他們為彼此戴上了戒指,成為了彼此的唯一。

顧家年輕一輩看熱鬨不嫌事大,口哨已經吹了起來,熱烈地鼓掌起鬨道:“親一個!親一個!親一個!”

在觀眾席上的水晶球也跟著其他人的起鬨,開開心心地拍著自己的小爪子,興奮地嗷嗷叫:“嗷嗷,親一個,親一個!”

封祈裡與奚亭坐在一旁看著自己興奮嗷嗷叫的傻兒子,奚亭忍不住笑著捏了捏他的小臉蛋:“還親一個,那是你能看的嗎?”

“嗷,球球不能康!”水晶球眨了眨漂亮的大眼睛,小爪子依舊拍得特彆歡快,嘿嘿笑道,“但球球可以祝福!嗷嗷,親一個,親一個!”

常樂也難掩興奮,看著台上的爸爸們,眼睛都紅了,卻笑得格外燦爛,熱烈地鼓掌起鬨:“對對對,親一個,親一個!!”

顧深禦雖然在外給彆人的印象都是沉默寡言又嚴肅的冷淡模樣,可此時他也再難以壓製自己內心的歡喜與激動,雙手微顫地將紅著耳朵卻抿唇笑得格外迷人的秋風,一把摟進自己的懷裡,聲音微顫地說了一句“我愛你”後,迫不及待地吻上了秋風的嘴唇——

台下的歡呼聲與祝福更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