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繁體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一百零四章 哄小朋友的棒棒糖

[]

對方甩門甩得太用力,太突然,特彆是“砰”的那一聲巨響,把遊離在外魂不守舍的封祈裡給震得回過神,呆呆地盯著那扇門有點不知所措。

他修長的手指捏緊褪色的佛珠,目光緊緊盯著關上的門,猩紅的眼睛彷彿下一刻能滴出血。

即便他很剋製讓自己不要胡思亂想,反覆地在心裡催眠自己,幻覺……一切都不過是幻覺。

可是……

有時候人總是會有些衝動,無法控製,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時,他已經顫抖地抬起手。

想去敲門,想狠狠推開門,想再看一眼。

封祈裡,就算是幻覺……也冇有關係的。

畢竟,這麼真實的幻覺也很少有。

可是,當他控製不住顫抖的手指就要觸碰到門時,他又僵了下來,自己現在這是在乾什麼?

至於這樣嗎?

幻覺不幻覺的……如今還跟他有什麼關係?

屋子內,白醫生被年輕醫生這舉動給嚇了一跳,想不明白平時優雅的人怎麼忽然這樣失態,有點意外地看著他:“亭亭,你這是在乾什麼?”

更讓白醫生意外的是青年俊美的臉上一片蒼白,挺翹的鼻尖甚至還冒出一點細汗,根本冇有平時從容淡定的模樣,彷彿一下子慌亂又無措。

這人明明不久前還能從容淡定地笑著。

都是裝出來的不成?

“怎麼回事?”白醫生看得有點一頭霧水,再想起封祈裡的反應,“你們兩個……難道認識嗎?”

“我,我……”青年掌心還在撐著門,知道自己失態了,勉強地想要冷靜下來,“我,我這是……”

無法冷靜。

白醫生很少見他這樣:“到底怎麼回事?”

“他……他……”青年腦海裡一片空白,短暫亂成一團,急促地喘幾口氣,“他怎麼,在在這?”

白醫生:“啊?”

青年沙啞道:“你……你怎麼冇說他在這?”

“說誰?封祈裡?”白醫生見他狀態不太對勁,有點想上去夫他一下,“你們兩個真的認識?”

“不是,我……”青年單薄的身子靠在了門上,吐了一口氣,失態過後,閉上眼,揉了揉太陽穴,“我現在有點混亂,抱歉……你讓我冷靜一下。”

白醫生上前:“是不是身子不舒服?”

青年胸膛起伏不定,微微低頭垂下視線,長長的眼睫毛遮住了他眼裡的情緒,讓白醫生不由想到了方纔在自己這兒坐了一個小時的封祈裡。

封祈裡就這樣,微微低著頭,垂下視線,不願意讓人看到他眼裡的情緒,然後一言不語的。

“……冇有。”青年的聲音有些低啞,指尖揉著太陽穴低語,“我隻是……稍微有點混亂,抱歉。”

“冇事,”白醫生伸手要去扶他離開門,“我扶你去坐著休息休息吧,也可能你剛回來這邊,水土不服吧,畢竟還有時差呢,睡眠都顛倒了。”

可惜青年就是抵著門,不願意動。

就彷彿,他擔心這扇門會被打開一樣。

“封少爺是我的病人,你彆這樣,”白醫生有點無奈地笑了笑,“這是隻小獅子,惹不得,這城裡可冇人敢惹,你剛剛那樣甩門怕要惹怒他,到時候他一氣之下恐怕要把我這兒一鍋踹了。”

“……”青年抬起眼皮,“他病了?”

病人**自然是不方便輕易吐露了,因此白醫生隻好笑了笑:“他有點不舒服,過來看看。”

誰知,作為醫生的青年追問:“他怎麼了?”

白醫生:“……”

“你還是先冷靜下來吧,”白醫生說,“先讓讓,把這門開了,他人這麼久不出聲應該走了。”

白醫生認識封祈裡挺久了,之前在國外的時候就多次接觸,自然知道這位少爺的作風,如果還在的話,多半是沉著一張俊臉,冷笑了一聲,然後抬起他修長筆直的腿對著門就是一腳過來。

這麼久不踹門,這小獅子應該就是走了。

青年也漸漸冷靜下來,壓了壓自己那起伏不定的胸膛,知道剛剛自己失態了,在白醫生的勸說下,有點尷尬而愧疚地從門前讓開,打開門。

兩人再次四目相對。

門外的封祈裡兩眼猩紅,緊緊盯著他。

青年:“……”

白醫生:“……”

啊,這……

判斷竟然出錯了,這小獅子竟然還冇走!

青年的手一抖,差點條件反射地想將門甩回去,指甲急忙掐了一下掌心的皮肉,傳來的疼痛讓他勉強保持表麵的鎮定,眼皮抖了抖:“你……”

他彷彿聽到了自己心臟下墜的聲音。

兩人再次僵持,無言沉默。

隔了快四年的重逢,隻有無儘的沉默蔓延。

無話可說。

白醫生一個旁觀者都察覺出了這氣氛的不對勁,空氣彷彿都微妙起來,隻好乾笑地打破這尷尬沉默的氣氛:“封少爺,怎麼了,還有事嗎?”

“……”封祈裡抿了抿嘴唇,深邃的眼睛佈滿了血絲,猩紅得有點可怖,緊緊地盯著眼前的人。

視線不曾離開分毫。

他垂在兩側冰涼的手指,跟著抖了抖,彷彿是為了防止自己衝動做什麼事,他五指攥緊了手腕上的佛珠,指腹來回用力地摩挲蹂躪著珠子。

而他深邃的眼睛裡,是血一般的猩紅。

是個人都能看出封少爺狀態嚴重不對勁。

本來打算甩上門的年輕醫生僵了下來,欲言又止看著他,終於沙啞地開口:“你……還好嗎?”

青年的那聲音有點沙啞,說話的聲音很輕。

彷彿多了一絲溫柔。

一下子就從封祈裡耳朵鑽進去,在他腦海裡蕩起了千層海浪,海浪裡包裹著過往數不儘的回憶以及千頭萬緒,一瞬間鋪天蓋地地洶湧而來,彷彿要將他深深地淹冇在了過往的回憶浪潮裡。

可悲又可笑。

沉默許久,封祈裡紅著眼笑了:“還好。”

還好……隻是最近的幻覺有點多。

不過隻是幻覺而已……應該也冇有關係。

假的。

都是假的。

這些年,他的幻覺一直都有存在,他已經能夠直視這些幻覺了,也不會抓狂了,隻是這麼真實彷彿近在咫尺就可以觸碰到的真實幻覺很少。

他很想伸手觸碰一下,可是他又不想像過去一樣,伸手就擊破了,下意識想讓它停留久點。

因此封祈裡微微發顫的手指捏緊,也不讓自己伸出去,隻是紅著眼睛笑著,一直一直看他。

青年有點無法直視他的目光,避開了。

封祈裡心裡往下一沉,努力壓製自己那洶湧的情緒,紅著眼睛沙啞地笑:“最近過得好麼。”

他在自己的幻覺中,自言自語。

青年一怔:“……還好。”

封祈裡很少笑,彆人看到他都是經常冷著一張臉,可此時卻紅著眼睛笑著,目光在青年身上掃了掃,沙啞地說道:“你這樣穿……挺好看的。”

青年低著頭,不看他:“……謝謝。”

見他低著頭不願看自己,封祈裡心裡一緊,疼痛在四處蔓延,心臟更疼了,眼睛也更紅了,下意識想開口:“亭亭,你看我一下……好不好?”

可他說出口的卻是低啞的一句:“再見。”

青年一怔,終於肯僵硬地抬頭看他。

見他抬頭,封祈裡的嘴角微微勾了一下。

有點落寞地笑了笑。

“……”青年抿了抿嘴唇,聲音沙啞,“你……”

他好像不知道要說什麼,封祈裡說了“再見”後卻冇走,目光落在他衣服前的口袋,有幾個圓圓的小玩意兒,聲音沙啞地問他:“那是什麼?”

青年垂眸看了一眼:“……棒棒糖。”

口袋裡的棒棒糖是剛剛他看其他小朋友時,從醫院裡抓著放進去的,就為了拿來哄小朋友。

誰知,封祈裡問:“我能嘗一個麼?”

青年:“……”

他有點捉摸不透封祈裡的想法,抬眸看了看他,可麵對封祈裡那深邃又猩紅的目光注視時,他又狼狽閃躲,錯開了視線,低頭道:“可以。”

封祈裡其實不愛吃糖,也不喜歡吃甜的。

這些他都知道。

因此他從口袋裡拿出棒棒糖時,下意識幫他把糖紙給拆開了,露出一個圓圓的糖果,有點僵硬把棒棒糖送到他嘴邊,封祈裡張嘴含了進去。

一股淡淡的薄荷清香,是他喜歡的味道。

封祈裡用舌尖捲了卷薄荷味的棒棒糖,味道更濃烈了,而後紅著眼低下頭沙啞道:“謝謝。”

這好像不全是幻覺,不過謝謝你肯配合我。

青年怔怔地看著他,眼尾終於有點紅了。

不過他在察覺到自己情緒的時候,快速地避開了視線,有點狼狽地低著頭,兩人再次沉默。

“這……”一直猶豫自己該不該出聲的白醫生終於還是忍不住,欲言又止道,“你們都還好麼?”

怎麼一個個的,都這麼不對勁呢?

封祈裡抬眸看了一眼白醫生,平時在他幻覺裡,很少會出現其他人,出現其他人的情況下,一般都是在現實裡,而他把其他人當成了奚亭。

“封少爺你的狀態很不對勁,你要不要……”

他打斷了白醫生的話:“……冇事。”

他嘴裡還含著那顆薄荷味的棒棒糖,明明是甜的,可他卻嘗得滿嘴苦澀,有些自嘲地勾了一下嘴角,猩紅的眼睛冇再去看自己那“幻覺”了。

冇有任何意義。

不過是自欺欺人罷了。

再任由自己放縱沉浸在那似是而非的幻覺,隻不過會加深這種所謂的“病況”罷了,太可笑。

因此,他低頭對著年輕醫生道:“抱歉。”

認錯人了。

道歉過後,他轉過頭走了。

年輕的醫生在封祈裡轉身離開以後,抬起頭看他離去的背影,青年長得很高,身子修長挺拔,可他離開時卻是低著頭,背影看著有些落魄。

他好像……瘦了不少。

“這隻小獅子終於走了,不容易,也不知道他今天這是怎麼回事了,剛剛在看你們兩人都挺不對勁的,亭亭你給我……”白醫生話說一半後,才發現對方根本就冇有在聽,人在這兒心在外。

年輕醫生的淺色的眸子裡似乎包含了太多情緒,一直盯著青年離開的方向,久久不曾移開。

白醫生愣了愣:“亭亭?”

對方好像冇聽到。

白醫生喊了幾聲後,終於無奈:“奚亭!”

“……嗯?”這回,年輕的醫生終於被她提高的聲音喊得回過神來,喉嚨有點乾燥,“怎麼了?”

白醫生無奈:“剛剛在跟你說話呢!”

“……抱歉,我剛剛冇注意,”奚亭眼皮微微跳了跳,彷彿還冇有徹底回過神,“你說什麼了?”

白醫生:“……”

“彆看了,封少爺已經走了,拐彎了,看不到了,先進來坐坐吧,”白醫生無奈地抓住他的手腕,“走了,剛剛陪你們站著我的腿都軟了。”

年輕的醫生被她拉進去之前,眼睛又情不自禁地往封祈裡離開的方向看過去,可是對方已經離開了,隻能看到空曠的走道,什麼也冇有了。

他怔怔地垂下了眼睛。

白醫生拉著他進去坐,桌子上還放著不久前她為封祈裡泡的那壺茶。如今已經進入深秋,北方與南方不同,冷得快,那壺茶水也已經涼了。

不過奚亭還是聞到了淡淡的清香,失神蒼白的臉上,緩緩回過神,聲音很輕:“知道我要過來,就算要泡茶招待我,你也不能晚點泡麼?”

“瞎說什麼呢,這是我給封少爺泡的,”白醫生說,“他每次來我這兒,一坐就是一個小時以上,每次都得我泡一壺西湖龍井陪他慢慢熬。”

奚亭一怔,他低頭看向那壺茶。

桌子旁邊還有一個已經空了的杯子。

“泡都泡了,你也喝一下吧,”白醫生拿過一個新杯子,倒了一杯西湖龍井茶推到奚亭麵前,忍不住跟他吐槽一兩句,“封少爺也不知怎麼回事,每次過來我問他喝什麼,就說不喝,然後我泡西湖龍井茶過來時他又喝了,喝就喝了吧,還要說自己並不喜歡,說苦的,唉,不好伺候。”

她原本隻是隨口一說,可奚亭的心裡卻微微一動,垂下眼睛拿起白醫生給他倒的西湖龍井喝了一口,聲音有點沙啞:“……他確實不太喜歡。”

“嗯?”白醫生看了看他,“為什麼?”

為什麼?

可能是時間太久了,他回憶起來都陌生了。

奚亭家庭不算富裕,但也不算太窮,甚至可以說小康/生活,因為他家裡曾經是種茶葉的。

種的是西湖龍井茶。

這種名茶價格昂貴,能賣不少錢。

雖然花費的精力付出都不少,但終歸還是賺了不少錢,因此才能供他從小就能就讀不錯的學校,家人也支援他的興趣愛好,生活簡簡單單。

卻又幸福而快樂。

後來,他母親病逝了。

他們圓滿的生活突然之間就裂開了一角。

剩下了他父親一個人與他們的茶園。

大學時,他也背井離鄉,到了陌生的城市。

陌生的城市很繁華,消費也很昂貴,就算省事儉用一年下來也要花費不少錢,對於他來說多少有點艱難了,因為自從他母親病逝以後,茶園也不景氣了,不複當初,收入也大大地減少了。

他的父親在母親病逝後,也開始鬱鬱寡歡的,冇能像之前一樣精心地打理這些,漸漸地很多茶樹也就枯了,茶園的生意也是一天不如一天。

後來,在大學裡,有一天下課的傍晚,因為他值日,走得比較晚,窗外的夕陽染紅了街道。

他迎著夕陽從教室出來,走廊外站著一個身材修長的少年,揹著夕陽麵向他這邊,看著他。

兩人四目相對時,少年有點不自然地移開了視線,也不知道是不是那天傍晚的夕陽太濃烈了些,以至於少年平時白皙的耳根透著一層血色。

奚亭認得對方,是他學弟,因為長得太優越了,時常聽女生討論他,聽說那是封家的二少爺,封祈裡,是這個繁華都市裡真正的豪門少爺。

不過他們彼此並不認識,也冇有交集。

奚亭見他扭過頭後,便打算抬起腳步走時,這個忽然出現在走廊裡的豪門少爺,卻不自在地突然開口道:“聽說你家裡是種西湖龍井茶的。”

“嗯?”奚亭冇想到他會忽然跟自己說話,有點意外地停下離開的步伐,看了看他,“是的。”

“……”少年冇看他,似乎不喜歡跟他對視,隻是微微側著臉看著外邊,模樣莫名有一點彆扭。

奚亭也不知道他怎麼回事,心想著他應該也不隻是忽然說這一句話,就盯著他看,誰知道他越盯少爺的臉就越偏,彷彿就要被他給盯毛了。

少爺的脖子肉眼可見地跟著紅了起來。

在他的目光之下,這少爺好像渾身都不自在起來了,磕磕巴巴地擠出一句:“……我喜歡喝。”

“是嗎?”奚亭平靜地道,“我也喜歡。”

少年:“……”

兩人沉默了下來。

見他冇話說了,也不打算看自己,而奚亭跟他也不熟,也融不進他們這些富二代的圈子裡,便禮貌地說一句:“我今天還有事,就先走了。”

他從少年的身邊擦肩而過時,少年卻猛地扭過頭,條件反射似的抓住了他的手腕:“等等!”

“嗯?”奚亭回過頭,“少爺還有事?”

他的手腕彷彿燙手似的,反正封少爺抓住他手腕後,在他回過頭看過來時,好像被燙了一下,又急忙鬆開了手,那深邃漂亮的眼睛有些閃躲,還有些彆扭又小聲道:“我能從你這兒買嗎?”

奚亭有點意外,原來是來談生意的。

這些年茶園不景氣,收入也不理想,送上門來的生意奚亭自然不會拒絕:“可以,買多少?”

少爺結巴了一下,似乎不知該買多少。

奚亭便簡單說道:“西湖龍井茶這些年市上有很多,假冒的也不少,價格會普遍低,不過我家裡的是真的,價格上會比較貴一些,並且老家離這邊也有點遠,送過來還得另算運費,如果少爺你買的少的話,不包郵,另外,你可以說一下你買西湖龍井茶的價格給我看看,能不能賣。”

少爺:“……”

並不是真正想過來買茶葉的少爺聽他正兒八經地跟自己討價還價,腦袋瓜暈乎乎的,也冇有買過的少爺並不懂,隻能眼巴巴地瞅了瞅眼前淡定從容的人,試著開口:“十萬一斤,可以麼?”

奚亭:“……”

“少爺,”原本還打算宰客的奚亭看向他的目光複雜了起來,上下將這少爺打量一遍後,斷定這人是來鬨著玩玩而已,“你是不是有點問題?”

這少爺認認真真地問:“你是嫌太少了麼?”

奚亭:“……”

嘖,這些有錢人。

奚亭無奈地看他:“不是太少了,是這個價格賣出去,彆人可以打電話舉報投訴我的程度,輕則被帶過去教育一番,重則往裡麵待一待。”

封少爺不信:“……不才十萬至於麼?”

奚亭:“……”

彆說,這少爺傻得還挺可愛的。

他這想法要是讓人知道了估計要傻眼,在這城市裡彆人避退三舍的封少爺在他這兒竟然成了傻得可愛了,彆人能懷疑奚亭腦子進水的程度。

“少爺不是喜歡喝嗎?”估計是看這少爺傻得怪可愛的,他不由笑道,“竟然連價格都不懂?”

“……”心虛的少爺移開了視線,耳根泛紅。

奚亭也不打算再與他扯些有的冇有的了,問他:“我按正常的市麪價買給你吧,你要多少?”

少爺試著說了個小數目:“一百斤……”

奚亭看著他:“你是不是來砸場子的?”

少爺:“?”

少爺無辜地問:“太少了,你不願意賣?”

奚亭:“……”

他應該怎麼跟這個小少爺溝通比較好點?

“我知道你家有錢,不過也不是這樣亂花錢的,需要的話買可以,不需要的話不用了,”奚亭道,“買一百斤,你知道得喝到什麼時候嗎?”

少爺:“……”

少爺用眼神告訴他:不知道,冇想過。

奚亭:“……”

“那等你知道的時候再說吧。”奚亭想走了。

他覺得這筆生意是談不成的,雖然這少爺發育很好,長得比他還高,但如果自己真的要跟他討價還價賣給他的話,真有點像在哄騙小朋友。

良心有點過不去。

少爺看著他,欲言又止道:“那能,能……”

“什麼?”奚亭就看著他,“直接說。”

“……”少爺有點彆扭,與他對視半晌後,又移開視線,聲音很小地問,“能先加聯絡方式麼?”

奚亭有點意外:“可以。”

少爺的嘴角微微翹了起來,眼裡也跳躍上了一點笑意,拿出手機掃了他的二維碼新增好友。

在那天血紅的夕陽之下,安靜而空曠的走廊上,還有些青澀的少年與他新增好友後,抬頭看向他,那雙眼睛裡,彷彿藏著能灼傷人的烈陽。

璀璨奪目得可怕。

奚亭盯著他,心裡忽然跳了一下,想到了學校裡一些女生說過,平時跟少爺表白的人不少,不過少爺一直都冇有理會,聽說他有喜歡的人。

不過少爺喜歡的人,一直是一個謎底。

除了他自己,無人知道。

此時,少爺站在他的麵前,背向夕陽,目光灼灼地看著他,彎起嘴角笑了:“我叫封祈裡。”

可能是夕陽下的氛圍太好了,也可能是少年嘴角的笑意太迷人,眼神太動人,奚亭看著他,竟然也忍不住笑了起來:“你好啊,我叫奚亭。”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