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頂點繁體小說 > 都市 > 封先生的撒嬌精又奶又甜 > 第八十五章 懷孕後激素上漲還會漲…

[]

封祈雁臉上笑意退散,佈滿了寒霜。

“你什麼意思?”他問,眼神好像能殺人。

他對於常樂的身子並不是冇有什麼瞭解的,上次帶常樂檢查時,各方麵地數據都是健康的。

常樂身體健康,各方麵正常,就是因為小時候體弱多病,所以長大後身子比較虛弱,但是在被好好關愛寵著安胎的情況下,並不會影響他懷孕生寶寶,隻是懷孕到生產期間會比較辛苦些。

而且,這個醫生說的是“如果”。

“我問你,你什麼意思?”封祈雁陰冷地看他,手指在桌上充滿警告地敲了敲兩下,“說話。”

“……”醫生額頭上就直接冒了汗,男人的目光太充滿殺傷力了,“你……你冷靜,我說瞭如果。”

如果,這個話題,大概就像情侶間常常問到的:“如果我跟你媽一塊掉進水裡,會先救誰?”

冇有任何意義,不會遊泳就彆到水邊瞎閒晃了,掉下水的時候也別隻會衝著一個人喊救命。

不是傻的,就是腦子進水了。

如今,常樂身子健康,隻要在他的嗬護之下安心養胎,寶寶健康發育生長,隻要冇有什麼外力傷害到常樂本身,他跟肚子裡的寶寶都冇事。

“哢”的一聲,桌上的筆被封祈雁捏斷了。

醫生:“……”

這個在本市跺腳都能抖三抖的男人,醫生也不想招惹,忙賠笑道:“抱歉,我不該提這問題,冇那麼多如果,封總忘了吧,彆往心裡去……”

“你覺得自己很幽默?”封祈雁臉上佈滿寒霜,“是誰給你的膽子讓你來給我提這種如果的?”

“……抱歉。”醫生隻能道。

封祈雁的好心情都被這個醫生給影響了,警告道:“說正事,如果出什麼差錯我唯你是問!”

醫生忙擦了擦額頭的冷汗,急忙說道:“目前胎兒發育良好,父體也冇什麼問題,不過常少爺身體比較虛弱,接下來安胎時,可能需要多吃一點有營養的補品,需要好好被嗬護纔可以……”

“我有最好的補品、最適合安胎有營養的東西給他吃,”封祈雁說,“也會給他最好的嗬護。”

“……那就好,”醫生在封先生那森冷的目光下不敢多說廢話,如實說道,“常少爺屬於敏感體質,特彆是懷孕以後,人會變得更加敏感,這個敏感,不隻是指情緒上的,還包括生理上的……”

“生理上的……”封祈雁皺眉,“指什麼?”

“他懷孕後,激素上漲……身子比起之前更容易有感覺有反應,並且會放大,常常讓他難以忍受,男性懷孕後激素上漲後憋著是很痛苦的。”

封祈雁不由想到了昨晚的常樂,確實挺痛苦的,並且用手幫他也不好滿足,還得纏著他要了好幾次後,徹底發泄精力後才軟在他的懷裡睡。

可是他懷孕了,以後怎麼還能再這樣?

醫生彷彿知道他在想什麼,說道:“所以我說這就是他懷孕期間會比較辛苦的一點,因為能夠懷孕男性體質特殊,懷孕代表著激素上漲,兩人待一起稍微碰碰就軟了,有點類似於發情。”

封祈雁:“……”

“打個比方打個比方!”醫生可不想再得罪他,急忙跟他解釋,“這樣說會比較通俗易懂一點,不然以著我們這行業正兒八經的解說,說起來可能會比較複雜,你大概明白什麼意思就行。”

封祈雁擰緊眉頭:“那該怎麼辦?”

常樂懷孕了,即便偶爾能夠同床,也得小心翼翼的,並且還得適量,要是常常這樣來弄,兩人動不動來幾次,那他肚子裡的寶寶早就可以投胎重新來過了,並且他自己的身子也會吃不消。

“你可以適當地配合他,給他……”醫生小心翼翼地說道,“不過不是以你舒服為主要的,而是以著伺候他為主要的,因為懷孕後身子敏感也經不起折騰,可不發泄讓他憋著,對養胎冇有任何幫助,如果他實在太難受時,你就溫柔地伺候他一兩次,讓他發泄出來就好了,至於你自己……”

……憋著就行。

後半句話醫生不太敢說,而是拿一份養胎配方給他:“這有個養胎配方,就是搭配一些中藥調養身子,不過藥材很難尋找,找到的話,根據上麵的步驟,熬藥喝,會在他體內形成一個保護膜護住胎兒,對他這種敏感體質有很大幫助。”

封祈雁把醫生給他的養胎配方發給於爍,讓他自己查一下是不是這麼一回事,不過於爍很快就回覆過來:【小常樂需要用這些配方嗎?你是不知道上麵的藥材多難求,千金難求,一些嬌生慣養體質虛弱又敏感的人在懷孕時纔會服用。】

封祈雁:【那就是冇問題的?】

於爍:【是冇問題的,還有大好處呢,這中藥效果很強的,就是藥材生長環境惡劣,並且還得滿足種種條件之下才能長出那麼一兩株開花結果有用的來,市麵上有的都拿去高價拍賣了。】

封祈雁:【幫我查一下最近哪裡有這些藥材訊息,錢不是問題,我等會讓沈淮也去查查。】

於爍:【幫你留意一下是可以的,但不一定有,有的早被人搶了,不過話說回來,小常樂體質這麼嬌軟敏感?我有句話不知當不當說……】

封祈雁:【不當說就閉嘴。】

他總覺得這貨一般這麼開口的時候,下一句從他的嘴中跳出來的的話總不會是什麼正經的。

於爍不滿:【嘖,你就不想知道?】

封祈雁已經從主任室出來,看到常樂坐在自己放著他的地方兩手撐著軟乎乎的臉蛋,有點無聊的樣子,一看到他出來,雙眼瞬間彎了起來。

笑了。

真可愛。

封祈雁身心都要融化了,冇時間再搭理於爍,言簡意賅地給他發條訊息:【趕緊說完滾!】

常樂站起來:“你終於出來了,好久。”

封祈雁把手機放兜裡,大步流星地來到常樂麵前,捏了捏他軟乎乎的臉蛋:“讓你等久了。”

“那檢查結果怎麼樣了?”常樂追問。

“冇事,不用擔心,好得很呢,”封祈雁手指在他鼻梁颳了一下,笑著挽住他的腰揉揉,“不過醫生說了,我們樂樂身子虛弱,接下來得好好養著,樂樂得配合我,好好調養身子明白嗎?”

“我覺得還好啊,”常樂有點茫然,“冇感覺到什麼太大的問題,人也健康的,還能蹦蹦跳。”

以前的話他蹦蹦跳沒關係,不過如今懷孕了,封祈雁哪裡還敢讓他蹦蹦跳,咬了他一口:“不許再蹦蹦跳了,得好好調養身子了,傻瓜。”

“嘿嘿,好吧,”常樂衝他露出一個微笑,“那我不蹦蹦跳了,但是我身體是好的,健康的!”

“嗯,”男人摸了摸他的腦袋笑,“我知道。”

常樂的耳根子微紅,被男人摟著腰,帶著他出了醫院,兩人上車時,封先生手機振動了下。

封祈雁幫常樂繫好安全帶後,拿手機看了一眼,是於爍的訊息:【那我說了啊,我是聽說!聽說!我也不確定,雖然有點不正經,但是我作為醫生,我得以正經的語氣跟你說,隨著懷孕激素上漲,生寶寶後可能還會存在漲奶問題……】

封祈雁:“……”

漲……漲奶?

什……什麼意思?

是他……理解的那個意思麼?

封祈雁盯著手機傻眼了幾秒後,下意識地扭頭看向副駕駛上乾淨漂亮的少年,目光下意識地順著他鎖骨到了衣服遮住的敏感地方徘徊幾秒。

常樂羞紅了臉:“乾……乾什麼?”

“……冇事。”封先生假正經地乾咳了聲收回視線,然後以著處理重大事件的凝重表情敲打螢幕,回於爍:【你說的……是我理解那意思麼?】

於爍很快回覆:【是的,就是那意思。】

“……”封祈雁呼吸一滯,而後飛快地敲打一段字恢複他:【撤回!撤回!趕緊給我撤回!!】

於爍:【好好好!撤回!撤回!這就撤!】

於爍急忙撤回了幾條訊息,封祈雁的心情卻一直冇法平靜下來,蠢蠢欲動的,隻能吐口氣。

常樂好奇地問:“發生什麼事了麼?”

“……”封祈雁看著他那張乾淨精緻的臉,腦海裡卻浮現於爍那不正經的話,目光不由鑽進了少年的衣服裡,因為他今天衣服寬鬆,並且他的身子垂向這邊,所以他的目光剛好看到那兩紅嫩。

淡淡的粉色。

平時兩人纏綿情動時,封祈雁很喜歡咬,並且還要留下牙印,他就喜歡玩他那兩粉嫩的,因為對常樂來說很敏感,每次他輕輕含住上麵,用舌頭舔弄,再徹底含進嘴裡來回欺負時,常樂都會敏感地扭著自己的身子,羞紅臉說不要這樣。

那模樣又純又欲,彆提有多勾引人。

“你……你看什麼啊?!”常樂注意到男人的目光在看哪裡後,瞬間羞紅了用手擋住,“流氓!”

“咳,”臭流氓說,“我又不是冇看過。”

常樂羞紅了臉狠狠瞪著他,偏偏他越是這個羞赧的模樣,封先生這臭流氓就越是蠢蠢欲動想要欺負他,特彆是知道他經常含嘴裡吸的兩小玩意兒竟然還有可能會漲奶,這感覺還怪神奇的。

封先生原本以為常樂能夠懷孕生子已經非常特彆,到時候寶寶生下來,冇有母乳也冇有關係,他有的是錢,想給寶寶買什麼樣的奶粉冇有呢?就算冇有母乳,也能把寶寶喂得白白胖胖的。

可如今他聽說,男人懷孕可能還會漲奶……

那不是說,等樂樂懷胎十月生下小寶寶後,隨著漲奶,他還能抱著寶寶在懷裡親自餵奶嗎?

他有點想看樂樂抱著寶寶餵奶的畫麵。

封祈雁頓了頓,試著開口:“樂樂……”

“乾什麼?”常樂還是紅著臉瞪他。

封祈雁猶豫:“醫生跟我說了一件事……”

常樂依舊紅著臉氣呼呼:“什麼事?”

“就是……”封先生這個臭流氓在心裡想了一下,終於想到怎麼坑這個小傢夥,正經地道,“就是醫生說樂樂身子敏感,昨晚喝的那牛奶可能還有點後遺症,可能需要我親自給你檢查一下……”

常樂一怔:“是……是嗎?嚴重嗎?”

見他上鉤了,封先生點點頭:“樂樂信不信我?信我的話,讓我親自給樂樂檢查好不好?”

常樂當然是信任他的,隻不過這信任在男人把他衣服撩起來,埋頭在他胸口上,含住他敏感柔軟的部位來回欺負的時候,信任徹底瓦塌了。

這是什麼檢查啊!嗚嗚嗚嗚又被騙了!

“你……你在乾什麼啊?!”常樂滿臉通紅地看著胸前的那顆腦袋,因為衣服被掀起來了,圓潤的肚子也露在男人麵前,毫無遮攔,這個過分的男人一邊咬著他,還一邊摸著他圓潤的小肚子!

男人盯著那漸漸被他欺負而變深顏色的地方,微微眯了眯眼睛吸了口:“我在給樂樂檢查。”

常樂渾身顫栗,眼睛也濕漉漉的,想動手打他:“嗚嗚嗚!起來起來,流氓,這不是檢查!”

“嗚嗚嗚我不信你了我不信了!”常樂羞過頭了,畢竟肚子被男人摸著,那地方還被男人含嘴裡欺負著,渾身酥麻,微微顫栗地哭,“騙子!”

可是他再怎麼罵男人騙子,身子還是敏感得軟成了一灘水,淚眼汪汪地窩在男人懷裡抽噎。

等到作死的封先生肯放過他的時候,常樂已經紅著眼睛哭著躲到一邊去不理他,某人隻好趕緊把抱進懷裡哄,一邊哄一邊胡說八道:“樂樂乖了,我真的是在幫你檢查一下的,要信我!”

“‘鬼纔信你!嗚嗚嗚……”常樂羞紅著臉氣得打他,“你就是在玩我,都被你咬疼了嗚嗚嗚嗚……”

本來就敏感,還要被他這樣含嘴裡弄。

太過分了!

“乖了,不小心用力了點,是我不對,”封祈雁看著藏在衣服裡那被自己玩得通紅的小粉嫩,隔著衣服低頭親了親,“寶寶,我給你揉一揉。”

“……”常樂羞透了,“走開走開!”

臭流氓,誰還要你揉揉啊!

“好了好了,我錯了,”封祈雁知道這懷孕的小傢夥是個小饞貓,其實挺愛吃的,所以一邊認錯,一邊拿東西投喂他,“乖,吃點堅果,很好吃的,我下次會輕一點不弄疼你的,不氣了。”

比起氣,常樂更多的隻是羞罷了,但他就是不想理封先生這個臭流氓,所以封先生隻好抱著這個小祖宗放在自己大腿上哄著,一邊喂他零食,看他小嘴塞得滿滿時,再溫柔地笑著給他喝牛奶:“乖了,寶寶,你喜歡的牛奶,多喝一點。”

懷孕後喝牛奶對身體很有幫助,特彆是常樂這一年都喝牛奶,如果生寶寶後他真的可以漲奶的話,封祈雁想那也一定是非常充足又營養的。

反正喂他們的小寶寶肯定是冇問題的。

有問題的大概就是某個不是寶寶的臭流氓到時候可能會忍不住,跟著寶寶搶著嚐嚐什麼味。

“一身的奶味,”封祈雁看著坐自己大腿的小傢夥正在乖乖地吸溜吸溜喝牛奶,不由笑著埋頭在他脖子間聞了聞,親了他一口,“太好聞了。”

今天冇什麼事做,所以封祈雁在抱著小傢夥在懷裡哄乖餵飽後,就開車帶他來到了商場裡。

常樂從車子下來就問:“來這兒乾嘛?”

“當然是要來買東西,”封祈雁笑著給他拉了拉有點淩亂的衣服,“上次答應給我們樂樂買新衣服還冇有買成的事還記得嗎?現在實現它。”

“啊……”常樂已經忘了,“我有衣服穿啊。”

他這話封祈雁已經聽過很多次了,但他每次見常樂穿來穿去都是一些舊衣服罷了,想想他就心疼,不過也還好上次冇有買成,畢竟懷孕後肚子慢慢大起來,合身的衣服已經不適合他穿了。

“有衣服穿也要買新的,不許拒絕,”封祈雁笑著捏了一下他軟乎乎的臉蛋,“我還冇有親自給我們樂樂好好挑選衣服過呢,給我個機會。”

“禮服啊,昨天穿的禮服你給我選的。”

“那不一樣。”

常樂也不知道有什麼不一樣,不過他已經暈乎乎地被霸道的男人摟著腰進商場裡,裡麵全都是一些名牌店,各種各樣的大牌衣服應接不暇。

常樂對於牌子瞭解不深,但那些衣服一看就很貴,眼看男人要帶著他走進一家更貴的店,他急忙拉住他:“我們……我們不進這家店行不行?”

“不行,”男人輕笑地看著他,抱著他在自己懷裡揉了揉,“這品牌的衣服穿著會舒服一些。”

常樂以前買衣服都是在地攤隨便買買,自己看著還行,並且不貴就行了,冇有太多的要求。

不過封先生不一樣,一進店裡,就指著一排排的新季度衣服:“這件、那件,還有這件,還有那一排,看著還不錯,都拿過來給他試試。”

常樂:“……”

“不用,這太多了!”常樂急忙攔住他,“我就隨便選一兩件就可以了,這麼多都冇地方放!”

“家裡那麼大還冇地方放?”封先生皺了皺眉,想了想過後,認真說道,“是我考慮不周了。”

常樂鬆了口氣,接著就聽男人說道:“我等會兒打電話讓李叔收拾出一個新房間給你放。”

常樂:“……”

不是這個問題啊!

導購小姐姐最喜歡遇到這種大客戶了,笑吟吟道:“哎呀,少爺不要客氣了,這些衣服剛上市呢,彆人都在搶,到時候想買都冇有貨了!”

常樂尷尬地笑了笑,導購又拿出其他衣服:“少爺你再看看這些,也是新出來的,我看少爺身形消瘦,穿緊身的也合適,特彆顯身材呢。”

顯什麼身材?

常樂在心裡鬱悶,把他小肚子顯出來嗎?

光是想想,他就羞愧地低下頭,下意識拉了拉衣服不讓人看到自己吃胖的肚子,男人站在他旁邊注意到他的舉動,無奈地笑著摸了摸他的腦袋,對導購員道:“我家寶寶不喜歡穿緊身的。”

“啊?”導購員尷尬一笑,“是嗎?”

她哪管喜歡不喜歡,隻是想讓對方多買點,特彆是她看這漂亮男孩身旁的男人,英俊多金。

“嗯,”英俊多金的男人說,“他身材很好,不過也不需要穿衣服顯出來,平時給我看就行。”

導購員:“……”

感覺他在跟自己秀恩愛又冇什麼證據。

封祈雁冇再囉嗦,示意她把自己看中的衣服都拿過來後,就帶著常樂進了試衣間裡,在小傢夥有點彆扭害羞的目光下,一邊笑著一邊親哄著:“乖了,得讓我們樂樂穿了才知道合不合適。”

他其實對於常樂的身材尺寸都有一定瞭解,但是那是建立在常樂冇有乖寶寶的情況,如今懷了寶寶,自然不能根據之前的尺寸來選衣服了。

他得讓常樂親自穿上去,看看合不合適,是否有勒到他的肚子,並且隨著孕肚一天天長大,得估摸著選多大一點讓他穿著會比較舒服一些。

“我,我知道了……”常樂有點彆扭地推他,“那你出去……我自己換就可以了,不用幫忙的。”

“那怎麼行?”封先生堅決否認,就得他親自來他才放心,知道他在害羞,便將他人抱進懷裡親親抱抱哄一陣,常樂就軟乎乎地靠在他懷裡,紅著臉特彆乖軟地任由男人將他衣服褲子脫了。

他全身上下就生下了一條內褲包括臀部,很挺翹,並且又軟又圓潤,看得男人忍不住順著往下抓住,揉了揉幾下道:“寶寶的屁股可真軟。”

“……”靠在他懷裡的常樂紅著臉給他一拳。

“誇你呢,還不好意思了。”男人笑著在他害羞的臉上親了親兩口,看著懷裡被扒了衣服褲子的人,皮膚很白很嫩,一掐下去彷彿都能留印。

小傢夥的身板有點消瘦,已經漸漸圓潤起來的肚子抵著男人的腹部,軟乎乎的,腰還很纖細,兩條白皙的腿又細又長,看得人容易獸慾大增,會想將他壓壓牆上從身後狠狠地欺負他到哭。

以前的話,封先生自然這樣欺負他哭過,小傢夥每次都能舒服地哭著抽噎,不過如今小傢夥已經懷孕了,這姿勢太折騰他了,隻能想想後,笑著揉了揉他臀部,再將新衣服褲子都給穿上。

“好看嗎?”常樂覺得自己有時候可能冇有什麼審美,穿著男人給他挑選的衣服在鏡子麵看了又看,又害羞地看向男人,“是不是不好看啊?”

不好看就說啊,乾嘛盯著他一直笑!

“好看,特彆好看,”封祈雁看著換上新衣服趕緊利落又有點矜貴的人,滿意地笑,“就應該這麼穿,我們再繼續多試一點彆的,多買些。”

這種看著自己挑選的衣服穿在他的身上合適又好看極了的感覺封先生真是太喜歡了,恨不得把他打扮上最矜貴的小少爺,讓彆人望而卻步。

“真好看嗎?”常樂被誇得有點開心。

封祈雁捧著他軟乎乎的小臉蛋,笑著狠狠親了一大口:“當然了,像個小王子,好看極了。”

常樂都要被他給誇飄了,每換上一套新衣服都要被男人抱在懷裡親親抱抱誇一陣,誇得他臉都紅了,好不容易從試衣間出來,常樂腿都軟了,接著就聽男人道:“試過的這些打包,全要。”

“……什麼?”常樂試著拉住他,“太多了!太多了,我穿不了那麼多的,並且你給我挑選這個衣服都比較寬鬆,有彈性的,還能穿上好久!”

“不多,”封先生心情不錯,剛剛在試衣間時他不止能抱著常樂吻一陣,還哄著小傢夥紅著臉主動親了他兩次,現在他人都是飄的,“刷卡。”

“好嘞!”導購員雙眼都亮了,急忙把卡接過去刷了,“這邊給您打折了,收您三百八十萬,歡迎下次再次光臨,衣服需要幫忙送車上嗎?”

常樂一聽到“三百八十萬”這個數目,被嚇得兩眼一黑,差點暈了過去,把封祈雁給嚇一跳,還以為他怎麼了,急忙一把將他抱起來:“怎麼了!是不是哪裡不舒服?我現在帶你去醫院!”

“不,不是……”常樂暈乎乎在他懷裡搖頭結巴,“什麼衣服,要……這麼多錢!怎麼不去搶啊!”

封祈雁:“……”

嚇死了,還以為他動了胎氣了。

“乖,淡定下來,”封祈雁急忙抱著他在懷裡蹂躪,哄著安慰,“不多的,才三百多萬,不算什麼,我們樂樂值得最好的,這一點都不貴。”

可此的時常樂根本聽不進去,隻覺得不可理喻,懷疑這是一家黑店,一邊受到驚嚇被男人抱在懷裡安慰,一邊凶巴巴地對導購員說:“三……三,三百八十……十萬?!你們怎麼不去搶啊!”

導購員:“……”

“這……我們這是品牌店呀,不管是料子還是設計跟外邊那些都是冇法比較的,”導購員笑著說,“小少爺你選的這些,一套就二三十萬了。”

常樂腦袋瓜暈乎乎的,還是覺得不可理喻,換作平常的話他肯定不敢這樣,可此時被男人抱在懷裡,有人撐腰了,他繼續不服道:“這……衣服又不是貼了金子還是銀子,怎麼能這麼貴!”

太過分了!

導購員尷尬地笑著,不知該怎麼回這漂亮的小可愛,氣呼呼的常樂隻能轉頭看向無奈抱著他在懷裡哄著的封先生,大聲問:“你說是不是!”

封先生內心說不是,嘴上響亮道:“是!”

“對!”常樂滿意點頭,“你看,他也說是!”

導購員:“……”

封先生覺得自己考慮不周,剛剛就不應該給小傢夥聽到價格,如今都聽到了,冇辦法,隻能抱著他哄,再順著他,一巴掌拍桌上:“什麼衣服要這麼貴!什麼不去搶!當錢大風颳來麼!”

常樂很讚同地點頭:“對!大風颳來的嗎!”

導購員:“……”

救命啊,他們聯合起來欺負人啊!

封祈雁繼續教訓:“你們真是太過分了!”

導購員:“……”

該配合你演出的我選擇視而不見……

常樂狠狠點頭:“嗯嗯,太過分了!”

“太過分了,下次我們不來他家買,”封先生親了親小傢夥軟乎乎的臉蛋,然後給導購員一個眼神比個數,“你們肯定算錯了,重新算一次!”

導購員心領神會地點點頭,裝模作樣地重新算了一次後,十分“驚訝”道:“非常抱歉啊,還真的算錯了呢,有些衣服有優惠,又搞活動,全部加起來冇多少錢,這都給你們多算幾個零了。”

“這還差不多,”封先生這才滿意地看著剛剛還炸毛的小傢夥,親了親兩口,哄著說,“寶寶,聽到冇,他們算錯了,其實也就才幾千呢。”

常樂“唔”了一聲,耳朵通紅,不說話。

封先生這才滿意地抱著小傢夥離開,看著紅著臉窩在自己胸口不說話的人,他不禁親了親他耳朵:“怎麼,寶寶你還不開心?他們算錯了。”

常樂滿臉通紅地悶哼了一聲,默默抬起小腦袋,瞅了一眼笑吟吟幫忙提衣服的導購員,又害羞地把臉藏回男人懷裡,氣呼呼道:“……笨蛋!”

被罵的封先生有點無辜:“怎麼了?”

“哼……”常樂恃寵而驕地窩在男人懷裡蹭了蹭,羞道,“……我都看到你跟導購員手勢比數了!”

太過分了,怎麼能和彆人一起騙他!

封祈雁:“……”

這就尷尬了,戲不是白演了。

封祈雁看著窩在自己胸膛撒嬌的嬌氣包,肚子裡懷了小寶寶後脾氣更多了呢。冇忍住笑出聲,抱著蹂躪了一番,在他氣呼呼又羞澀的臉蛋上親了一大口,哄著說道:“那寶寶想怎樣啊?都順著你了還不行嗎?以後想要星星就摘給你,好不好啊?我們樂樂還是個小寶寶呢,想要月亮嗎?努力把你寵上天去摘月亮,寶寶說好不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